中国海钓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广州是番禺区大龙街道泰兴路5栋17号,13802848858
广州是番禺区大龙街道泰兴路5栋17号,13802848858
拓海钓世界
广州是番禺区大龙街道泰兴路5栋17号,13802848858
查看: 15629|回复: 86
收起左侧

千里走珠城、险败文昌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6 03: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海钓网 www.haidiao.com 最专业的海钓平台 | 域名就是[海钓]的拼音[HaiDiao]

★ 南油、文昌 微信群

★ 最新南油文昌资讯

★ 微信扫一扫以下二维码

★ 加管理员微信加入群

马上加入中国海钓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1.jpg ) Z& ?& J/ Q# j7 S
+ m$ h7 J+ A$ h
     上回文昌大火船边因船锚绳断裂而只钓了2个多小时的遗憾至今念念难忘,灰太狼那句经典语录“我还会回来的”总在耳边响彻,又一次组队文昌行早已酝酿良久,终于以文昌大目金枪鱼快随黑潮游走,再不去怕连尾巴也留不住为理由招集了十钓友,包一大巴,驱车一千五百公里化时17小时赶至珠城山咀码头,临走前又加入一工作在广西的绍兴新手钓友老朱,此行包大巴车的目的是方便随带各钓友超额的装备与能随身将鱼获带回,文昌传说那是一半海水一半鱼的地呀,只怕到时候鱼获太多不够装,嘿嘿!俺一人就带了俩只百升大冰箱,反正才十一人坐40坐的大巴空得很,这次装备我一人就带了6支竿,放流竿、船竿、铁板竿、波叭竿全套还带备用的,一付恨不得钓尽那火轮边的金枪鱼的架势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
; a  w4 Y  h! y# ~8 Z( s8 p   
3 m. U* e. w. }/ h 02.jpg * s! Z! V4 X& K8 S# e; K
4 l/ ^% F+ w! a
一路上前5小时大伙兴奋异常的讨论着对付大金枪各种技法,后5小时半睡半醒的无聊之极,再后7小时就开始压抑着坐了太久车那烦躁的
5 z8 ]! t" [/ D" ~) [3 j心情,幸好那一半海水一半金枪鱼的语录鼓舞着我们,半夜12点终于到达山咀码头了,再偷渡似的上了过渡船,二小时的渡船又坚持了下来,& G: ^4 Q1 I7 y) V4 v. n
登上我们的战船己是下半夜二点多了,接下来又将是16小时的船程,如没那语录支撑着,各位平时都是做大爷钓友那能吃得了那个辛苦呀,
8 M8 t3 Z4 T& }- s9 P3 {) W想想回来就得路途三十多小时…咱钓鱼人呀,真如俺老婆说的那话:如你将钓鱼的精力用在做生意上,你早就飞黄腾达了…9 u9 W4 l5 X. V& N% S' d0 c3 e8 X
% `- q" K% U; n8 Y( Q/ M8 f/ y
03.jpg + j1 u5 k5 r2 l7 b' s( V- F4 p/ K8 @
反正俺也不可能再飞黄了,先飞飞金枪再说了,
: y0 W+ a3 M2 Z: Y& t' o - n7 R& a# e' X, _' T  ~' m% P7 A
03.6.jpg / j7 f( I" g  z" k6 j. |3 N) r
- P! u. y# I7 B3 c7 o1 N9 [
03.7.jpg , _) U1 W7 Z5 [+ r
鱿鱼买上100斤,青菜罗卜再加上一大筐,反正在船上有的是时间,慢慢悠悠的组装好钓具,
6 {8 P$ R$ s; g- }  R " u/ E5 T* ?. \6 P2 {- \7 O# k) G
04.jpg # x0 K1 R* n; e& h  B8 q! D

; z3 r: f6 t& U: ~6 M4 U 05.jpg
' x/ I: o9 b- l' j# Q, b / [/ p0 A6 `7 b5 s: q* _+ o& X
1.jpg
6 F/ C3 i4 O, r4 S! o8 q16小时的航行中是吃了睡再睡了吃,次日傍晚,终于又见到阔别半月之久的大火船了,抛锚之前特地先问了问船长,有带备用锚没,船长疑惑的直眼看着我一指船头角落里那个生锈了的备用锚,有备用的就好!我欢快的跑回船仓,手套戴好,腰帯肚顶系牢,八字脚站好,满怀信心的挂上一只活蹦乱跳的鱿鱼放出充满期待的第一竿,十分钟过去了,没动静!半小时过去了,整船都没动静!!!
/ s/ X1 T, k, k5 [5 o我心里开始嘀咕了,怎个会是呀,那一半海水一半鱼的文昌大火船怎个全是海水没有鱼呀,,,,2 @. w; P6 c- @" p
- k; `, s, h# \

- ^4 W( G* ?8 M/ k$ d; Q3 m 06.5.jpg
  X/ `6 q7 E' T5 ]. j
1 z, s( o5 Y6 c9 D) e" c# N8 V8 @  I终于,不知谁的一声“中了”打破了僵局,我转头只见钓友老项竿头乱点,一时全船钓友全体安岀发前商定好的“一人中鱼全体收线”方案
0 x- h% E% V7 o; S( [迅速收线,把最佳的上鱼机会让给中鱼者,很快,鱼收上来了,是一只不到5斤的小金枪!晕到!感觉是小鱼也说声呀,害得离他老远的人都收线候着,
9 v" x% s" v( Y8 ?大伙一阵笑骂后各自又继续放钓组去了,不管怎样,需是小鱼,必经鱼是开口了,接下来整整一夜,船长合作的换了四五次锚,全船12人共钓上三十条金枪鱼,5条烟仔,金枪鱼最大的8斤,最小的3斤,5条烟仔都不到5斤的…
6 ]& L& V) \* ^8 ^1 g$ ?9 U7 `6 E0 L! a7 ]7 E
06.6.jpg , L0 X6 E4 K6 ^* l. V  d0 V. e
第一次来文昌大火轮的大东海还经然打龟了,还有老玩童一直到下半夜3点了也还龟,难道大火船真的败了还是这批大鱼真的游走了?
. d9 p; C# [: f" l! [& W% Q% U1 p3 z
! |! A6 F  N2 c' K  G; f: M9 r- x! J : x6 f9 E3 \' I4 F  k. c3 `& ]
07.jpg
5 X/ y6 b' W" `/ b( |早晨五点,我跑到船头开始玩波叭,在抛出第三竿时有鱼追咬了,接下来连续七八竿都有鱼追咬,但每次都很快脱钩,看水花鱼也不是很大,' k6 f( a6 G* a6 Z1 y" A
见我的波叭有鱼追咬,林华也上来加入了波叭,他也不断的有咬口,但也都是中后冲几下就脱钩,终于,我这次没被鱼脱了钩,
: d/ g7 G) @' t; Y% ?拉上一看,是条五六斤的黄鳍,怪不得老是咬不往了,是鱼大小了,这次是锚钩挂上鱼的肚子了才拉了上来的,* v1 }. d+ ]4 s4 Q8 N0 t( D
楼下的老玩童与大东海看海面上我俩波叭都有鱼打水追咬,也一齐拿着波叭竿跑上船头,四人轮番将各种波叭抛向远处的海面,1 e" k- l  O  l$ w, b) Q8 {
日出从我们抽动的波叭水花后慢慢升起了,四人一齐连抛十几次,再无鱼追咬,估计天亮了鱼也跑了,我们4人累得停下休息,
' M6 O' ^7 G+ z2 K  Y4 t4 c老玩童放弃了波叭又跑回楼下去了,我们三人也准备收竿下楼,我眼角只见海面一陈炸水,清清楚楚看到一条巨大的黄鳍金枪鱼
) t) W" Z. m* J9 P1 b飞出海面在追咬着几条也同时飞上海面的小鱼,那巨大的黄鳍金枪在初升的太阳下发射着诱人的金光,三人同收迅速拿竿一齐抛向那炸水处,% e( W1 X8 I6 Z7 Z8 e
等波叭飞到那原炸水的地,那条巨大的金枪鱼却在另一处再次飞起!我迅速收竿,急忙再次飞向炸水处,波叭准确的落在刚刚炸水的位置,6 V1 Q; ]3 M' e: b5 q9 x: j
我才抽动了波叭二下,一个大水花后我的2万型屎太拉轮子就传来了悦耳的出线声,紧接着我的波叭竿难以想象的弯曲着,出线!!一直出线!
4 w, u4 p0 r4 t# T8 w! k一次性出线五十多米后停了,我赶紧迅速收线,间中林华与大东海见我中鱼后不断的将波叭抛向我中鱼的位置,希望那里是不只一条鱼,
5 @; Q3 e" A9 m) u6 c可是他俩抛了几竿都无鱼咬口,我这边在坚挺了三次金枪鱼那强有力的冲刺后还在艰难的收着线,线在慢慢的收进,只剩下四五十米线了,; b. F1 Q" z; H, W5 O
胜利在望了,水下那巨物估计也累了,挣扎得也不厉害了,船工己拿好搭钩站在船头等候了,不甘心的大东海再次用力一记横飞抛投,
: \( Z- R6 T5 |3 j他那波叭毫无目标横飞过来,非常准确的挂在我的线上,150克的水球欢快的在我的主线上绕了十七八圈,我被他这一记莫名奇妙的动作! Q( U1 q1 V* k$ U) J* X
搞傻了!我只有将绕线的水球收到导环处再向后退着,大东海过来试图解线,可怎解得岀呀,水下这尾黄鳍金枪这时也听话的,也不挣扎出线,! U9 x) K/ i8 D
此时如来一记冲刺,必跑无疑,快剪掉你绕上的线呀,我拚命叫喊着,大东海足足剪了1分多钟,总算剪掉了他绕在我主线上的线,5 y) ~7 G% }; ^1 C1 m8 o
我再挺竿收线,鱼还在,可不妙的事又发生了,林华忙于抛波叭,忘了收他那架在船头的叉15电绞,再加上刚才剪线这么长时间,$ f+ B: q4 F, }
鱼打转早已绕上了林华那叉15电绞那12号的PE线上了,没办法呀,我让林华随我的动作慢慢一起收线,终于,一尾巨大的黄鳍金枪看到了,! Y) k4 }( B, _
绝对超过50斤,林华说,船工拿起搭钩一手抓船舷上的钢管一手去钩鱼,一下没中,水下那金枪一吓,再一发力下冲,只听“叭”一声………- C# M/ i5 [; M3 y9 T, \
不是我的线断了!而是林华那12号的PE线断了,听到我自已的轮子吱吱出线,幸好我的没断,我再小心的收线,又一次看到鱼了,2 Q! ]( f* \# @
黄鳍金枪鱼那优美的身段与闪闪发光的颜色在阳光下别提有多美妙动人了,我再一带,这尾目测过50斤的黄鳍终于平抑在了海面,
  z* k( Y: O" u) N1 @' |& I船工随手看似熟悉一搭,非常准确的将我的波叭大锚钩搭住,再一拉,我的波叭挂在他那搭钩上,眼看着那一米多长的黄鳍金枪鱼
3 y$ {) ?5 u# @0 q平躺着慢悠悠的沉了下去,船工涨红着脸傻傻的看着那被他搭上的波叭,一时间,船头几人都一声不响的看着我,
+ b0 ~  k, ?1 L6 O0 M- V9 \# M估计接下来就会将是我大发雷霆的叫骂,但此时的我,默默的收线将波叭挂上导环,将竿一插,头也不回的下楼了…# _9 B' ]9 o1 C* l: ?/ Y) E
有什么办法呢,不是我的鱼终究不是我的……
% Y7 K! o0 T6 d/ ^. G5 A$ a( F& V1 v 5 Y  L9 D+ J9 R) h6 n0 R) ~) r
2.jpg
! F& G( ]# ^5 @$ B, ]
+ H" [" V0 F5 d5 h0 n: {" ] 3.jpg
# l8 Y5 z6 {3 q( h$ w8 e
1 I% ]- n9 e# g 3 {- P- v) M  L, v- n6 @7 D" ^
09.5.jpg
1 d# C: z/ J9 ?5 l' y6 |
, \( D2 v7 f& ?3 p5 o    钓了一整夜大伙好似也不见得累,洗刷完回睡仓还都在讨论着这里的鱼到底怎么了,如说流水不好?当晚一直有着非常好的流,6 w$ N6 P  f: C/ \7 a
1米的浪涌,天高气爽,如说大鱼都走了,早晨我波叭跑的大鱼许多人都己看见了的,鱿鱼仓里大量的活蹦乱跳的活饵证明绝对不是钓饵的问题,% ^8 |; X2 ]2 U; D9 g
再分析上船他们的战况是三夜里头一夜就钓了近2千斤鱼,后二天也不咬口了的情况总结估计,大鱼有,数量己很少了,只能期待今晚会有好的改规,
1 R, d! ]' q/ g' A* s) \期待接下的二夜里有个一晚来个狂拉,大伙就着各种期待睡着了……
; D/ R' R. Y+ `1 f8 c6 s
4 _, |* F3 ]! i/ C8 `9 K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己是下午,船还抛在大火轮那火炬的正当中位置,有几个钓友在玩沉底钓,有几尾三四斤的蕃薯收获,没有传说中的在白天! g+ L2 n9 v! V( a( N$ F, V/ m9 s0 h
大火船边的将军甲、小石斑、章红等鱼,早早的吃了晚饭,就着红艳艳的晚霞拍几张钓友的照片,
) `7 d* z- ^% K7 \我又跑上船头,拿起波叭竿,向着大海抛出希望的一竿竿、再收回失望的一次次…7 H4 t7 \1 {# l
) }+ N' W* P3 H. j( L' b
夜幕将临,大火轮边与昨晚一样有着五六船钓鱼船,从七八点开始,包括我们船所有船都在一次次的起锚再抛锚,显而易见大家鱼情都不好,
1 {2 W; n1 f0 T9 ?. G这一整夜下来,我们12人收获有个二十多条,大的七八斤小的三四斤,俩夜总数估计200来斤鱼吧,我在4点钟跑上船头等天翻白时再努力次波叭,见还早,2 d$ x. c# a" I1 k4 Z2 Y
躺在船头的长沙发上休息等候,谁知一躺睡过去了,待刺眼的阳光照到脸上火辣辣时才醒,一看手表,七点多了,下楼一看,全体人员都睡了,
+ u! z+ R2 ?7 M7 m估计大伙都没了兴致,我也想洗洗再睡会,凉水一冲人立马清醒了许多,想想这次文昌行又远又累又没鱼钓,真的烦躁!还有一晚的钓况估计也好不到那去,# C3 s8 X- G) L5 ?. q, }
待我洗好正好船长下来上卫生间,待他出来梯支烟聊天,船长也无可奈何的说,从没碰到钓况这么差的,我问船长,我们来的路上不是路过几个油井吗,能靠吗?
# U6 g" ~  M4 k" b4 R, h船长说,不能靠的,要赶的,我再游说:能否这样你看行不,我们中午就往回程开,到晚上看到有油井就去靠,如不让靠就走,再看到有油井再去靠,
1 X; U8 }5 {/ R. Q0 o8 X: j( W如不赶就钓会试试看,如正不让靠就慢慢回去,反正在这火轮边也没啥鱼钓,船长见我这么说,就同意了,我赶紧回睡仓,叫醒了所有钓友,将这计划告诉大家,: C1 ]! o  ~1 [- b: L
这个当然要大家一致同意才行,不然真都不让靠,就浪费了最后的这一晚时间了的,大伙也对这大火轮失望了,全体同意我的方案,
! c0 k7 U3 j$ P. q- ]于是我跑上驾驶室告诉船长起锚,走起……$ W  i* `  a$ w4 l& `5 W" j

3 M0 K: j* P% K5 y晚上八点,我们到达了一个油井边,不管三七廿一挂绳再说,反正己作好准备不让钓就走的,船工在挂船缆绳的时候,我、大东海、老玩童同时将早己准备好的铁板抛向了油井架,首先大东海的铁板直接接板,他中鱼时我的铁板还只沉了七十来米,
9 ~# b5 D4 K8 c接着老玩童的也在七八十米时接板,我焦急的终于让铁板沉到底,船头上的船工缆绳才刚挂好,船在慢慢的向后退,大东海与老玩童的线环都在乎乎的岀线,俩人竿头都大弯着,我开始上抽,一下、二下、三下,中!一记重重的顿口,我的竿也立马大弯,! Y. m3 \/ u# {5 t& n, q$ b9 p
一时船舷边我们三人的竿都大弯着,不一会,大东海的竿子应声弹回,他的30号前导线己断,估计他那鱼进井桩了磨断了线,
6 W% k9 n  `0 H  |* p5 i我与老玩童还在弓着竿,老玩童叫了声船工拿抄网,我转头一看他那鱼,是尾十五斤左右的黄鳍,终于见着十斤上的金枪鱼了,我心想,5 u. p8 e( q8 q6 x$ @) P
不过并感觉我的这尾应该不止15斤,待我拉至水面一看,是尾二十多斤的章红,船工用搭钩钩上鱼时我看到船上起码有五六个人在一起/ t0 @" G* K$ B& g/ r
中鱼搏鱼,我们终于迎来了三天里的高潮了,无空再看了,我赶紧抛出第二竿,铁板下沉到四十多米停住,是鱼接板吗?
& E( f8 X8 D/ k. R* p4 v1 d8 ^4 |/ K我关上线环用力一刹竿,中!冲力起先还挺大,顶过俩次出线后感觉越收越轻,待拉上水面一看,
0 P* L+ J7 d) H. {6 e# e8 F ; u  z- y) c7 s( Z2 i/ c: J! B
010.jpg
3 B7 X% Q# t! }& n一尾十几斤的金枪鱼只剩下一半了,  B9 P$ j' o4 u' e' G
有海狼打劫,我高喊了声,迅速取钩后再抛出第三竿,在铁板下沉时我转头看,三个船工在忙成一团,钓友们都在大喊大叫,
6 ?4 ^3 c2 X& P+ j/ X" y再多的声音就是抄网抄网,想象下十二人都中鱼那景观,三个船工那来得及呀,鱼拉到水面了的人只有大声乱喊了,1 K+ Y' p0 O+ t$ |5 G* g& j
我又是下沉到五十多米接口了,迅速起竿,中!我上杨竿子再用力刺了下鱼,妹的,脱钩了,我收了几手线,没想到又是一顿,
) h6 ^# e$ e6 Z4 R, v枪板类,再刺下,这下中了,开始抬竿收线,是一尾十几的金枪,我见船工没空抄鱼,见鱼也不是很大,就自已直接用手拉线将鱼拉上船,
5 P8 u' J" \( x取钩再抛出第四竿,铁板刚开始下沉,喇叭传来了船长焦急的声音“收竿收竿”我看了下井架,见那井架上有三四个人指着我们船在大声( A3 ?( {: z1 ?6 {9 q
喊叫,明显是让我们离开的意思,船长己松了缆绳船开后退,我们只有都收线,我的铁板最多才下沉了二三十米,收线时又来一个顿口,又中!3 R# l$ ]3 R  p/ T" L9 J$ D( a
船边退我边赶紧收线,大伙收线的时候有三人又同时中鱼,待船退到离井架几百米远时我们三个才将鱼拉上,三人都是十几斤的金枪鱼!! H$ J, V, A. K
从挂井到离开才不到半小时,我中了四条,船上大家也都三四条的样子,我们远远的漂在离井很远的海面上,船长下来说,是我们大吵了,8 ]2 O) U6 _4 L  M1 D6 X8 X
油井上的人才来赶我们的,想想也是,我们压抑了三天的欲闷刚得到爆发,那控制得住呀,大喊大叫当然难免了,现在不让钓了,怎办呢?
0 {0 r: s1 B1 P+ X6 P# _" D0 V, U4 f那啥得离开这么难得的狂热之地呀!我与船长商量,我们去井架上流抛锚,再将船随流慢慢接近油井,距井200米左右停住,我们说好不再大声喊叫,
  C; a) l7 _! M  V试试看行不,如井上工人叫工作船还来赶,也只好作罢!) R- C$ C- U2 n) B! q, @0 i
" s9 r) V* R7 F' w; e1 c
于是乎我们绕了个圈又慢慢靠近那油井,今晚的流水真好,船尾直对着离井架150米左右稳稳停下,我们全体都小声的说话,
4 e4 V- v* x- F5 A- `2 P. \整整一晚,井上的人再也没来赶我们…. ]7 e3 `9 j. V

8 V& c" C" A7 D' j1 ?* y/ ^2 r* j
. ~5 y: L% S( L+ M 011.jpg
. R1 a6 o. \+ Y. i" l; r
% g7 d. ~! s$ Y0 I9 ~0 L5 d* u5 c/ R0 X 012.jpg ' y: o# G6 V6 d; [$ Y( h% J! q! y

( e0 M+ i3 i, n$ s  y" o: w 1 u% y" t/ ~! Q# |: ~- B! r
013.jpg
7 k) n1 T4 Y6 n: n; ~! y! D6 c7 U  M
7 C& h# l9 {' f- ~6 C 014.jpg
- Z' u8 i# h  w. ~1 S9 Q" o % D4 s- Y$ J, J/ j$ p. r

/ [( a! y& @& ~  ~8 Q/ S+ q: W. s 7 o9 d0 D8 `; [: s2 H9 ^
015.jpg ! x8 a4 L5 N: Y
船一停好,流水从船尾直流向井架内,我们不管是铁板、活饵、烟仔肉、死鱿鱼,只要放到五六十米,上来的基本都是十几斤的黄鳍金枪$ P: y- Y. f" S& J& G4 \
,如放到八十米以上,基本都是二十斤上下的章红,一时间船上热火朝天,三个船工忙上忙下,放血筒里最多时十几条鱼一起放血,' i* H1 ]& b" q7 b# ~+ w' h
大家也都尽量不发出大声,我、老玩童、林华、阿伟一直攻底钓章红,钓至午夜12点,流变大,我已收获十几条鱼了,我换下150克的铁板,6 G) y, W; W& l% f* t
用上新买的240寒月铁板加软须,180克的国产奥林帕斯铁板竿,屎太拉1万型仿车轮,主线6号pe线前导24号,放线120米开始回抽,
+ z3 n9 w# _0 x( |, t" O在上扬七八圈时中鱼,待三次强烈的出线后我知道这尾鱼有点大了,林华在边上见此情境,马上游走各钓位让大家全体收线," F2 Y  c* F" n% I
在全船全体收线后我搏了近10分钟,终于将鱼拉至水面,一尾长约1米五的大章红横躺于船尾了,这回船工一个搭钩,钩到鱼尾部,
! c+ s& f% C# u7 p$ ~" A, h9 j- W9 E
. [# k& ~8 k6 I9 O6 r# d : |2 D' E+ U, V0 h* [
016.jpg
' d/ c5 g$ g; v* n4 w( }' W三个船工一齐用力将这尾章红拉上了船,待那大章红躺在甲板上,我才松了口气,初步估计有个七八十斤的样子,
# }4 m) _2 H, R7 s4 p9 {0 _ 2 v- ~$ p2 W( d5 s
9 f! D( c4 }; R
017.jpg
! Z* M7 X- b3 s* q/ @0 P: ]这尾大鱼的上水好似给全体钓友打了支鸡血,将今晚的钓鱼热情推向了高潮,一时间,气氛更加热烈了,林华马上上了条近四十斤的章红,1 F' J  ~4 }' W" w7 ^& e
几乎同时**也上了条三十几斤的,接下来老玩童也是一尾三十多的,阿伟又是一尾二十多的,放流钓上尾金枪的钓友们纷纷开始
4 D2 b$ I9 p" l3 P5 D1 p2 H放深层钓章红……4 }+ H" d0 {/ {! J
我又将铁板抛向井架,这次干脆沉到底,我的线放了有150米,开始回抽,估计抽了三十多手时迎来了更为有才的顿口,我用力上扬刺点鱼,又中了!( y! \0 y( G- x
中鱼后马上是一陈猛烈岀线三十米,我吃力的回收着线,才收回十来圈,又是一陈更猛的出线,我心想,糟了,再出线下去非进井架不可了,1 k7 E6 V! U. \: a
我再锁了二格锁力,拚命挺竿,想将鱼拉回头,嘴上招呼边上的林华,赶紧让大家收线,这次的绝对比上尾的鱼更大,林华马上告诉大伙,% [) B% a& C8 N- M7 o- G7 n
阿斌又中大鱼了,大家赶紧收线呀…
& D. j! M+ U1 R: ?- `( R我还在用力挺进,鱼被我又收进了十几米线,我的铁板竿己弯成了u字型,我每一次提竿只能收半圈的线,收了差不多三十米了,6 w( _9 H. Y% Z  D& c/ a
水下怪物又一次猛冲,我用力的挺住并用劲回拉了下,那怪物见受力厉害,更加猛烈的一个急冲,“叭”一声巨响,# q* m( k0 X! n  r# {
我的手上只剩下一个手把与轮子,竿子在轮坐前齐齐的断了,这支才180克的铁板竿实在受不了那怪物级的大鱼那猛烈的冲击终于断了0 }8 L! G2 l% K& `9 j
手上只剩下手把与轮子的我也傻了一下,鱼再轻轻一冲,6号pe也应声而断……
9 `  [; j! ?" m1万型的轮子里只剩下了不足百米的线,我无奈的一屁股坐下,听着许多安慰的语声中赶紧重组装备,“要钓大的请攻底”我边告诉大伙边组装,5 X3 ^  ~- u4 J: m
这次用上2万型的轮,借了大东海那支350克的铁板竿,pe6主线27号的前导,200克的寒月(240克的只一个,拉跑了只有用200克)
( h$ v! D* b' \6 _2 p我重组装备的同时林华老玩童又都中鱼,老玩童明显是尾小鱼,只见他飞快的收线嘴上还直说,我怎放到底只中小鱼的呀,待老玩童收线到剩50米时,. f! o1 m8 T0 I
一个猛烈的下顿,接着出线近50多米,老玩童咦了一声,奇怪的挺着竿,明明是尾小鱼怎一下子有这么大拉力?有过马来西亚钓油井经验的他马上回过神来,
% p" C7 y; d! ^6 G% `1 L* Q6 D, Q+ ]“是大鱼抢咬了小鱼了”老玩童哈哈大笑,水下之物好似没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一直出线,老玩童面色开始凝重,用力抬了下还在出线的竿,( j; Z+ c* ?" _* U5 z* }9 I
忽然水下一记轻弹,老玩童迅速收线,跑了!老玩童无奈的说了句,等他收上线一看,一条被压得扁扁的约5斤重的小黄鳍还挂在钩上,
( R- F+ J& W( \' t7 g9 [1 K这条小鱼早已死了多时了,这尾鱼全身没一点牙印,就如被车子压过一样扁扁的,应该是尾大章红呑咬的,五六斤的鱼能一口呑入,这尾章红绝对不少吧,
$ S; l7 g+ m% p$ |0 Q, S& r# B; f大家看着那条压扁了的小金枪边笑边各自在想象着那鱼有多恐怖时我又加入战斗了,我又将铁板沉到底再开始抽,咦!怎抽不动呀,是挂底了,9 T+ c; u/ g6 \( i. [  r
我用力收线,一动不动,再拼命用力终于拉出来了,但感觉挂上了什么东西,估计是挂中了水底的什么东西了,可别是个珊瑚吧,我开始收线,感觉越收越重,! y7 t2 u3 ]) w) t5 w
,水下之物被我吃力的慢慢收回,就感觉挂到缆绳的一样,越收越重越收越重!心里暗想,如能挂个水底漂亮的大珊瑚也不错的,终于,收到了水面,, C/ i  p. u+ P1 b, s* x2 U
探头一看,大跌眼镜,是个破烂的十几斤重的大水龙头,妹妹的,船工在大伙哈哈大笑声中用抄网捞上了那水龙头,水龙头上还挂着许多pe线呢( F! ~7 {1 K# u1 |6 o$ l
我取出牢牢挂着的铁板,老玩童在收着那pe线,感觉那头还有点重量,待老玩童收完线拉上一看,你知道是什?是我那刚断竿跑鱼的那块240克的寒月铁板,% r* t. c* f! k5 j" S1 U  j
那粉色的软须还是我换着自制的钩组,这可奇了怪了,刚这鱼怎个办法能将这块钩牢的铁板钩吐岀的?这么巧又马上被我钩回来?
% \+ U5 W- L2 f% y& n  A. l' s! x先不管这些怪异的事了,我马上重新换上这块失而复得的寒月铁板再开钓,船上三人同时中鱼四人同在拉鱼己很平常的事了,$ L& o! X" [* n
最好笑的一幕是温州阿伟,他使用的是MW的鼓式轮,心想抛远点么又抛不远,铁板看似飞出又弹了回来还是落在了近在只尺的船边,
" c* I# L9 t  l6 s这小子人品大发,铁板刚掉下水,我们都看他那抛不出的样子在发笑,那知一尾巨大的鬼头刀飞速游来,在水面一口呑了阿伟刚入水的铁板,0 D# W- p9 t0 ^9 c  o; @
阿伟自已吓了一跳,本能的用力猛一提竿,直接将这尾三十多斤的鬼头刀飞上了船,妹的,这么大的鱼从咬口到上船不到三秒钟,. d+ R! }6 {" `1 t" _! l, C# [
- P/ e, X( e( G$ i
" A! E; y# V  I4 {3 o1 z: r7 H* s; `
018.jpg 8 b  B% P6 a1 ?& v4 A
& G) i2 \8 N4 r: x9 R* l

. H7 b3 p. y* z6 E! \ 019.jpg   c: [" b, d1 r7 y! i, G. Q7 f) F& ~1 c
估计阿伟无意中创造了一个纪录,试问谁能做到如此速度…) ^7 F1 Z7 c- _, D" w( u

- x4 t7 ?! h  f$ |, c $ T6 X1 `4 s+ G; Q5 m, L
020.jpg
; S- p8 g8 h6 m$ m
8 q5 q& o# @" y6 o/ d 021.jpg
0 n3 a) p. u& n) ]9 | 2 N7 S8 {# J% P
022.jpg
2 o* r# u" T) P% O7 m % R5 \/ m& u( Z+ o' H# m8 x
023.jpg $ Y$ R( r" x+ J$ y0 g
3 S) ^; X, v' L; \0 G! k6 D4 v
024.jpg ) d  u) c% V( p

( r3 Z, `8 r0 o+ h% i  N6 ?" g$ F全船一直不停的中鱼到三点半,船长再三的要求起锚回程,说今晚就有客人要出,请求我们尽量早点回去,我们推推迟迟到4点多,
+ N( A, t! I6 y! ^6 Z" P  R5 T7 l也实在难为情了,再说体能也有点吃不消了,浪也变大了许多,有二个晕船的钓友早己进了睡仓躺下了,估计今晚我们实际十个人
; p9 Q* r1 A) I& k2 g1 Y% i% |也钓了二千多斤鱼了,所以也不再计较了,4点多点起锚回程结束了此次的文昌行,正所谓:千里走珠城、险败文昌井  (完); [' x) {% K3 E; i
: D, H' _7 m. h8 F' C
  • 管理员微信
  • 文昌南油微信
  • 管理员微信
  • 中国海钓网微信公众平台
  • 管理员微信
  • 管理员微信
  • 文昌南油微信
  • 管理员微信
  • 中国海钓网微信公众平台
  • 管理员微信
  • 中国海钓网销售中心
  • 顺风海钓俱乐部
  • 招商
  • 翡星瑙号
发表于 2013-4-26 03: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父,你说我深更半夜的来抢这精华 三 级的帖子容易不。哈哈。4 r) y. s5 k) G$ h
精彩呀。
发表于 2013-4-26 07: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海钓网 www.haidiao.com 最专业的海钓平台 | 域名就是[海钓]的拼音[HaiDiao]
超精彩的 佩服
发表于 2013-4-26 07: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师就是好!文采好!鱼获好!图片好!' {9 O8 M# q5 Z6 G4 O
只有一点很不好,就是不能上火船的那张图片!很快石油公司经理出来过问了。# a' h6 P4 D, x: ]: \
这样以后大家都不能靠火船钓鱼罗!!
$ B5 H, ~" K- G) |* }, f- w0 G7 v前段时间我在某论坛发了这样的文昌帖子,有图有文昌井这个名称。第二天就被撤了下来。呵呵。。
发表于 2013-4-26 08: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LZ有文采,关键是有鱼运
发表于 2013-4-26 08: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次大丰收恭喜
发表于 2013-4-26 08: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次大丰收恭喜
发表于 2013-4-26 09: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辟!不错的收获。我顶
发表于 2013-4-26 09: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师就是好!文采好!鱼获好!图片好!关键是有鱼运好!
发表于 2013-4-26 09: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师就是好!文采好!鱼获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商务合作请联系:MSN:www#haidiao.com(请把#换为@) QQ:216190(加前请说明身份)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一切文章】 【中国海钓网的生日是:2007年6月19日】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中国海钓网 ( 沪ICP备13048070号   

GMT+8, 2018-12-10 21:15 , Processed in 0.575521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