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钓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广州是番禺区大龙街道泰兴路5栋17号,13802848858
广州是番禺区大龙街道泰兴路5栋17号,13802848858
拓海钓世界
广州是番禺区大龙街道泰兴路5栋17号,13802848858
查看: 5078|回复: 9
收起左侧

快乐渔夫:西沙漂流全记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0 12: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海钓网 www.haidiao.com 最专业的海钓平台 | 域名就是[海钓]的拼音[HaiDiao]

★ 南油、文昌 微信群

★ 最新南油文昌资讯

★ 微信扫一扫以下二维码

★ 加管理员微信加入群

马上加入中国海钓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海天一色、碧波万顷,
4 Z( W' ?3 Y/ B0 {3 R
9 r' q" r, U" r9 l1 s" U% S  清冽明朗、纤尘不染, 9 H1 G9 ]$ B, @; M/ S3 D# x8 C5 {
. ]# T) w& \1 ?& I" G) @; M/ S8 I7 a
  这应该就是天堂的样子吧? . g+ X0 s6 P# w4 R- P
$ C- W3 j# I5 G# g! L% c- A: @6 X
  从船舱里爬出去,
: V2 g1 I$ z: l5 A( E/ y( K  z( k+ h: a; ^& t/ q% J5 c/ V8 Y
  第一眼,就一眼,
' C/ Q: E" R  |2 A: D% p9 ?8 I/ D+ f* W( i
  西沙便被我认定为天堂。 9 B' J5 e* r1 _  ^3 n- L

/ ~4 X# Z+ |4 }+ V4 n1 v  只是,去天堂的路,很曲折。 ; c/ ]5 M$ k1 a$ T* ?

( N! s+ z; H- `( ^& f% B3 n  启航
3 x% t" W& X5 j. F) J  o
  ?9 a  J0 ]1 [+ }* E  假期短、时间不合,我们等不了西沙的补给船,想看到真正的西沙而不仅仅是永兴岛,我们只能租渔民的渔船,折腾了三个多小时,一行十人才爬上开往西沙的渔船。 8 U% S' e/ p, ?

. j6 a; M" A* Q% ^4 T  那是一条木壳的60吨位的渔船,在汪洋大海里,像是一叶扁舟。船长加船员一共5人,他们负责航行、基本生活以及教我们捕鱼、潜水。船虽然看着有点旧,但是GPS导航系统、单向卫星电话、冰箱、电视、DVD一应俱全。船头的甲板下灌有7箱淡水,船尾吊着一筐鸡。
% Z" P& S: O+ P) L! o  `8 m# a& r2 w" ]7 R; a
  上船前,我吃下的那颗“晕海灵”已经发挥出强烈的药效,上船之后兴奋了两分钟,便一头倒进二楼的格子床里。这一睡就是24个小时,船长说对付晕船的唯一办法就是睡觉,能睡便是福。我刚好属于有福之人,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的队员们都在吐,吐得稀里哗啦、翻江倒海,百骸俱散、万念俱灰。我则打死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任由海浪摇来晃去,绝不启动大脑平衡系统。天黑了天又亮了,直到船长说“看到北礁了,一过北礁就快到西沙了”,才慢慢苏醒。2006年1月31日下午近5点,渔船停止轰鸣,停泊在一片浩瀚的蔚蓝色海域里,那洁净的蓝色,清澈空灵、超凡脱俗,不沾一丝人气与尘埃,衬托在同样洁净的蓝天里,安详平和、涤荡心肺。如此的海天一色,此生第一次看到。 - z1 R" S; M5 P# u( _* i0 _8 E

9 W) O- o) y9 E5 Z* d7 z( G  突然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极目远眺,左边的鸭公岛依稀立着几间房,右边海岸线上一条白色脐带便是全富岛。西沙的海岛在重庆只能叫做滩或坝,它们没有山坡,只是比海平面稍高一点而已。 8 G8 ]) Z6 G( Z6 s7 g/ N2 X
" I! n3 V7 e6 T$ H8 E! M
  船长说沾过海水,就不会晕船了,于是男队员们相继跳入大海,变成一尾尾快乐的鱼。 6 I# \3 s  J  c5 l: Z; f5 @
$ a3 Y* E) {0 N
  全富岛 : L- U5 \) w3 m3 _( A

5 f7 A2 G" m6 P8 [  夕阳渐浓,染红云朵、大海、甲板、船舱还有每个队员的脸庞。上得岛来,踩到银色的细沙,心情无比轻快。一轮新月取代红日,像是微笑的唇。星星也探头探脑出来窥视我们搭起的五彩帐篷。“西沙海战”就着啤酒,苍穹不知不觉间变成一把巨大的星伞,从来没见到这么多的星星,无论是高原还是沙漠。繁星或明亮或闪烁,它们才不管国界与主权,顽皮地笼罩着孤岛与我们,从头顶一直到海平面。 $ A; s2 v6 y4 J0 Z# I8 W' S  F, b
) }/ g5 {+ c0 T6 f6 P( m3 J1 t$ p( C
  不知是谁发起捉螃蟹的活动,队员们拿着头灯沿着海岸线四处寻觅,第一圈收获甚微,草草收兵,因为冷,捡了些海浪冲上岛的柴,升起一堆篝火,海风将火势吹得很旺,我高兴地跳起才学会的藏族舞蹈。凌晨12点,退潮了,第二轮大规模的捉螃蟹活动开始了。男同学们发现了螃蟹偷懒的秘密,在此前我们留下的脚印里抓出一只又一只螃蟹,童心萌动,每捉到一只螃蟹便高兴的手舞足蹈,偶尔一枚粉色的海胆壳落入眼睛,爱不释手地以为是天上掉下的星星。
/ c1 Q5 h/ N- p/ s* f& R& i2 b8 J! g, {
  接下来自然是一顿螃蟹大餐,精通厨艺的燕子说就用啤酒煮,加上几片姜。那蟹一煮就红,蟹壳松软、蟹肉鲜嫩,比起阳澄湖的大闸蟹,毫不逊色。 ; P: L' P. z1 P
: ]5 e+ V. Z$ L, _% ~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照透帐篷,高高悬挂在半空中,匆匆忙忙拿起相机,向海边奔去。昨天上岛的海边是礁石,另一边却是浅浅的珊瑚滩,水草与珊瑚交错着,浸在海里,远远看去,极像诺尔盖的花湖。只不过花是珊瑚开的花,花里藏了很多宝贝。粉珊瑚、紫珊瑚、黄珊瑚,伪装蟹、海珊石、各种各样的贝壳,活的死的,一并收录在相机里。 4 w( L. x5 G' S

# \$ _5 c+ _" X  |, F" C& A$ q  沿着这条海岸线,玩耍了很久,正准备回去时,老船长上岛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浅滩上不光有花有宝贝还有鱼,欢蹦乱跳的鱼。老船长说,这些鱼普通话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可以捉,也可以吃。我暂时给这些鱼起名为“跳跳鱼”,因为它们总在浅滩上跳来跳去的,引人犯罪。眼看着老船长手到擒来,捉到几条,队员们热情高涨,纷纷围追堵截。很快快干裤的两只裤管里装满了“跳跳鱼”。坐着小船回大船,很有点满载而归的感觉。 : }0 P  @$ V+ K7 }( V6 F% y
6 I( B/ j2 f5 O) H4 [- o
  天气好得不得了,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今天的正餐是稀饭加咸菜,零食却是红口螺,那些红口螺如果在三亚,35至48元每斤,这里只要5元。
+ ~1 l! b1 `. l$ ]# q% S) |% @
: ~1 r- \, i; a5 ?5 }, A  饭罢,小船又把我们送回到全富岛旁的深水区,老船长说,这里海深风小浪平,最适合浮潜。回头看见渔船像一叶小舟,漂在海里,正所谓:野舟无人独自横。 9 p  d( N3 A8 K* [2 r

) o$ K* h5 M2 P% [+ p3 `( p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我跳进了海里。海水有点硬、有点冷,咸得发苦。不知是谁,第一个看到了海底,尖叫起来。终于,我也学会了用那根呼吸管呼吸,脑袋埋进水里,天呢,海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珊瑚们、鱼儿们有了海水的浮力,显得飘逸、悠闲、安然自得,蓝色背景里,鱼儿们穿着自己夸张的花衣服游来游去,像是招摇的时装模特,珊瑚和水草也不甘示弱,极尽可能地鲜艳着、形态各异,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 I+ P- \9 E: m/ g5 z' ?3 U2 r* W/ @: C
  肌肤很快被晒得泛红,却还是舍不得离开。下午3点,合影、拔营,2月1日这一天,感觉特别长。
; B0 @, `8 A" X! h( O% C  I! p5 N1 y
* Z2 B! A% E9 K$ S* b$ h- S0 f, v; ^   金银岛 1 f3 W6 ?7 w) w6 a, A+ ]/ z

4 d, l+ R& k2 I! L3 R  等饭的时候,船向南航行,开至金银岛附近的礁盘抛锚。阳光已经有点柔和了,洒在船头的桅杆上,泛出一丝金光。二楼甲板,喝啤酒,看大海,和在拉萨八角街的酒吧阳台上晒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 ?" R. v9 v* A) r8 B
0 B' D3 J$ j8 @. s3 A: i8 J4 W  晚餐是船上最丰富的一餐,有传统项目:白菜回锅肉、两种鸡、还有上午捉的跳跳鱼。晒着太阳、就着海风,队员们或蹲或坐,围攻甲板上的几盆菜,老船长拿出自酿的据说是大补的海马酒,且斟且饮。越来越红的夕阳又摇曳在船尾,没吃几口我便放下筷子和夕阳玩去了。 1 u6 E, |7 P* [- K

5 |2 _/ p! J2 p; ~+ G7 r8 f  金银岛上住着很多渔民,他们没有船,只能搭着大船进入西沙,住在岛上,专门捕捞岸上需求的海鲜,然后让大船运回去。被海鲜包围的渔民的房子自然味道浓郁,四名队员还在晕船,选择岛上住,我和其他队员住在船上。 - s$ ~' u* Z  ^$ _8 f) x

) C% z' K; z7 ]$ O  西沙昼夜温差较大,甲板上的海风一会儿就会浸骨。入夜时分,我躺在床上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重读这本书,本来是想借着西沙的景儿了解大海和海明威他老人家的心思,看到一半,却被老船长与队员指甲刀的攀谈吸引。 2 V6 Y, ^+ X1 v$ H

; s% ~; ^" |  y9 ~' Q: V6 {  老船长黑瘦,话不多,每句都很关键。喜欢微笑,喜欢一边抽烟一边想念家乡的儿孙满堂。老船长18岁就开始跟着更老的人们出海打鱼,他说那时候,西沙的物产非常丰富,鲍鱼、龙虾触手可得,但那时条件苦,出海漂流全凭运气和经验。现在条件好了,鱼却没有几条了。老船长原本是有船的,出海打鱼,帮着政府运输建材、弹药,一生不知进过多少次西沙。但是现在他卖了自己的渔船,去帮别的船东出海,专打娇气的观赏鱼,老船长说:得非常有经验地保养它们,不然一趟下来,不仅赚不了,还要亏。 9 S7 r8 R* p" Y4 I8 t

, `8 \8 b) f, i! ~  舱外,潮起潮落,舱内,绿茶飘香。听着老船长的娓娓述说,突然感觉老船长就是《老人与海》里的老人,面对大风大浪时可以很平静,面对一条小小的鱼却很激动。 ' }1 ^- H0 ?0 z5 E
4 b7 t3 q8 C, z* z6 c# a: E
  当渔民 ; v9 \& f9 n' ]9 q

8 Z! T& Y. k' ]6 O  太阳从船尾落下,又从船头升起。今天的任务是捕鱼。 * W, h) h+ e: M3 K7 h; a  ?

. M6 l- z; H! z& y  一大早,船东的儿子小麦(船员之一)就用“渔线+坠儿+勾”的简宜组合钓起几条鱼,石斑,长着牙齿的石斑,三亚卖128元一斤的石斑。队员陶陶赶忙找来缠在矿泉水瓶上的线和勾一试身手,果然勾落鱼起、鲜活可人。当渔民喽,分成两组,男同学坐着小船去浅滩网鱼,女同学加严重晒伤的旺财去深一点的海域钓鱼。 3 D+ B% x( b& ~. k: y0 p: r; Z# ~

- t8 ?3 T+ H- L; W) _  学着老船长,割下一块石斑肉,挂在渔钩上,放线。鱼线就搭在手指头上,船长说,感觉鱼线在动,就是有鱼来吃饵,马上逮鱼线。果真,线一下水,手指头上就感觉一沉,上鱼了?这么快?使劲拉渔线,哇,好沉啊,不会第一次海钓就遇到大家伙吧,拉拉拉,心跳加速,血脉膨胀,出水一看,我的天,一大块珊瑚礁。别的队员更惨,钩到的是拉都拉不动的珊瑚,丢钩的、丢坠儿的,一时间,船长和他的助手忙得不亦乐乎。本来船长选了一块礁石多、礁石里“鱼摆摆”也多的绝佳位置,可惜我们手艺太差,一条未果。钩儿已经丢光了,小船动荡不好绑钩,老船头连连摇头,还是回大船钓吧。 2 m2 o  N% }$ {( v4 |8 l7 p  v
  a" W$ L1 b* E( D; H- E
  回到大船,大家都找到一点感觉,倩倩妹妹旗开得胜,钓到一条红红的家伙。我在船长地帮助下,钓到一条翠绿的家伙和两条石斑。燕子也开张了,连起两条石斑。
4 P8 h/ z  z: |: ]2 d2 S% @! v. n0 }, G2 ~* Y: G7 f
  上午很快过去,正午时分鱼儿们不肯咬钩了,男同学们也满载而归。蓝色海星、黄色狐狸鱼,还有一些普通话不知道怎么说的鱼儿,鲜活可人。老船长一边教我们认鱼一边宰鱼,这么乖的观赏鱼带回去吧,舍不得吃。船长却说:留不住的,不好养,趁新鲜吃了。 6 W+ O4 \4 }% i

( W$ t- a0 z" e1 d- z9 D4 N2 f  下午茶又是一大锅螺,比红口螺大,螺肉饱满脆甜。螺肉吃饱了,老船长带我们上晋卿岛视查,晚上我们准备去那里扎营。
0 E) N1 K& V  [$ [1 b- Y% @
5 a; z9 `& t8 K6 f4 f: d  晋卿岛 0 h. z3 w/ s! n1 V9 N$ |' Q2 E% h

1 M: P8 U& ]' \1 I2 M- I: s  晋卿岛有植被,非常茂盛的植物,绿油油的叶子又大又肥,队员们猜这个岛可能是火山岛。船长在这个岛上住过,他说每年有很多海龟在这里产蛋,他还说林子很深不要去穿,沿着海岸线走走就可以了。岛上立有一牌,上书:“中国西沙·永兴边防派出所晋卿警务区”,树阴里几间小屋,都是海景房。
  Q7 D6 c  y0 l) p
2 o, P( g, N9 w3 V  v! E. w7 F  风水宝地也,今天晚上全体上岛扎营。三瓶金酒、三箱水、各种FB物资一并送上岛。天边多了很多云,夕阳没有昨天那样绚烂,却可以染红对岸的云彩。看星星、吹海风、男耕女织、夜不闭户,遥远同学一天念叨二十多遍的理想生活终于开始了。烤鱼、吃酒,讲述、歌唱,极尽浪漫之能事。 - Q+ w  V0 C8 m1 d  l$ U

/ Y$ j) w. i" @# a' h  第二天早上,酒精还在胃里闹腾,我匆匆起床去海边吹风。沿着海岸线漫步,一边捡漂亮的贝壳,一边按快门,海水因深浅不一变幻出层次,浅绿、淡蓝、深蓝、靛蓝,色谱上有的蓝色,似乎在这里都可以找到。船长说外海起风了,不能去“七连屿”,可以在晋卿岛多玩一天,正中我意,这岛上因为有植被,显得生机勃勃,白天有遮阳的地方,晚上没有海浪摇曳,睡得踏实,多好。 # s4 }$ y4 N' }# R

# Y# |. }' r# ]6 q" I  环岛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回到营地,勤劳的燕子正在给我们做酸菜面块,我懒懒地睡在吊床里,看着海,以为时间就此凝固。很多同学回船吃饭、打电话、洗澡,我则一直赖在吊床里,反复盘算今天是几号。后悔没有像鲁宾逊那样每天日出时划正字,又怀疑真的是“天上一日、地下十年”。这样玩得没心没肺、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日子,好幸福。
7 t, \- q/ ^0 y, ~! z0 i
3 w6 n; Y: `! w  被接回大船吃晚饭,又是白菜回锅肉,晕死。幸好有燕子煮的蕃茄鱼,勉强吞点下肚。船长今天小有收获,一生气就鼓气的鱼,不知道是不是河豚,还有以假乱真的石头鱼,甚是可爱,还钓起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鱼,可惜已经变成蕃茄鱼了。 * N' X8 Q: y2 |$ D' ?

# d; s. e5 X8 l, l7 u' Z# ?( J+ _  队友遥远等人不想下船,留守船上。晕白菜不晕夕阳的我,赶回岛上去拍照。云朵随意勾划着夕阳的面容,云说:看,没有我,你只是红彤彤一个鸭蛋黄,有了我,就可以叫做霞了。晚霞漂亮至极,西边红橙黄蓝,东边只一抹淡淡的紫,我惊异地发现:“紫色的天空,淡灰的海角”,歌词里唱到的景色果真是有的。
! a5 T% N; v+ W8 Y4 ^  D9 p* D
  不约而同的,岛上6人又去赶海,看一看新一轮潮水后,又能淘到什么宝贝。晚霞还想留住最后一丝的美,坚守到星星来换班。
0 f! Q) @8 V4 l8 Q( u
  Q7 ]) C3 m' w' `4 [  风越来越大,吹倒了两个没人的帐篷,后半夜居然下起了雨,很大,头天偷懒没有打地钉,雨水直往帐篷里灌。昨夜那么温馨的小岛,今夜变得恐怖不堪。一夜未眠,等待雨停。雨点小的时候钻出帐篷,看到大海发怒的样子。船长冒着风浪来接我们,收营地、捡垃圾,狼狈地离去。满以为甜美、阳光的西沙之旅会一直阳光下去,可好,该来的都来了。船长说,得回到第一天那个礁盘去,那里风浪最小。
; `: K  v1 u% b- c' {) S$ R+ k. S
* t# t+ L- _5 L! o2 }- u- E( m$ n  鸭公岛 ! Q' r( X/ R0 i+ i* Z9 |
/ e! O4 ~6 U8 N4 C; S: z
  风浪并没有减退太阳的激情,海依然蓝着,天依然蓝着,只有远处礁盘上翻起的层层白浪述说着外海的风浪。我们躲在相对平静的礁盘里,钓鱼成了唯一的游戏。
) M; t* c& L6 E% T5 l
$ Z. B$ l- c% k# z8 b5 [9 V# [  下午,风浪小了一些,我和燕子去鸭公岛淘东西。岛上的晒台上很多海参一样的东西,渔民说那是龟鞭,大补,水池里很多六角螺,渔民说5块钱一只,要得少就送给我们。回到船上,又是白菜回锅肉,又是红口螺,怎么得了。从那天起我好像只吃啤酒和螺肉了,遥远也进入半绝食状态,只有靠墙不让自己的嘴巴空着,就像不让他的小音箱断电一样。
7 p, G" V2 a7 q: n- T. j1 ^/ @! Q8 Y4 e, h8 U# l. W
  无聊之极,就坐在二楼甲板上吹海风,眼前的风景凝固在那里,千年不变的样子,左弦、右弦,还有天空的那朵云。跑到驾驶室和船长、小麦聊天,那时,船长见我捡到枚虎皮贝就爱不释手,很是同情,欣然将他珍藏的包装严密的光泽和花纹都非常漂亮的一对虎皮贝送给了我。注意是一对哟,而不是一个。见我高兴的大叫,船长说:小声点,别吵,只有一对。
! O/ q: Y; g+ ]# y  o% k5 D" y( Q& a( L8 f$ ?, R* r4 h, g5 r
  终于又到夕阳西下时,这一天夕阳已经穿透不了厚厚的云层,只灿烂了一瞬间,便黯然消逝。
/ g4 M/ y% \% C: [/ U$ p: }
; R# i  }5 V: q: m; V9 I+ x  漂流 3 u: G' l4 v6 O/ [* W

3 N5 ^0 q! {  O/ H. J  2月5日,依然漂着,船长说走不了。海事电话的信号不好,勉强给领导请假,给家人报平安,徒生出强烈的回家的念头。从前总是嫌假期太短,跑得不够远,唯有这次,想靠港了,想回家了,想舒舒服服在属于自己的港湾里睡去。
2 Q* E6 E, j3 L6 N; v
! L. U! x1 P. c, C* b) a; H  懒懒地躺在床上听船长搜到的香港电台,周璇的歌、旧上海的歌,令我恍若隔世、不似今生。下午,男队员们又出了一次海,我也想去,船长却说浪太大,女同学不要去。我只好留在船上烙饼玩,听着收音机里齐秦的老歌,在灶边手舞足蹈。
* X( |& ^9 h7 b0 a% Q1 s; k+ c7 W- |+ U, ~' W& W
  这一天,就没怎么动相机了。船长牙疼,也不陪我们钓鱼了,漫漫长夜不知道怎么过,靠老头说把剩下的金酒喝了。浩瀚天际,彩云追着月儿走,一条银河横跨其中。突然一颗巨大的流星划过天际,啊,流星,我震惊的发呆5秒钟后,许下一个不变的心愿。
- e2 k( p, c; b/ X2 `
5 ~# W, x0 l* B8 `. V  2月6日晨,风和日丽,出现了几天来最美的日出。眩目的美,刺的人睁不开眼。船长说可以回家了。男队员又从海底捉回几只蓝色海星,据说还在海底遭遇大章鱼,与人对视一分钟之久,吐墨潜逃。 " z: }3 M2 @- h% h/ v' A3 c( N
* I6 M7 g# m6 v: J) o' M! H. U2 ]
  回航 + q8 g% _( c" C0 p! P8 X
, B, d$ k, ], I3 G5 I$ f
  船长说空腹和吃的过饱一样容易晕船,所以迫不得以,又吃了一顿白菜回锅肉。后来仔细数了数,船上8天时间,至少吃了十几顿白菜回锅内。收包包、挺尸,上午11点左右,正式起锚开航。 , Y- _2 |# Q7 t" X& o
! _% R* ^9 i- T# S- S. Q
  来的时间吐的队员们还是吐了,不过症状轻了许多。我已经绝食几天,没有什么可吐,全身像虚脱一般,在格子床里摇来摇去,一会冷一会热,要是测血糖,可能只有2点几。
! W2 o# a+ _$ _. i3 f
3 |4 x& y% k& u  乘风破浪、日夜兼程,喜欢这种回归的感觉,就像当初的出发一样。漂久了,总是要靠港的,突然明白了N年前听到的这句话,心潮起伏,如大海一般。 ) |4 d6 f( w; |* n$ Z: ~7 B

/ P; U, B' W& |# F9 Y, B  y+ [  朋友们看到西沙的照片的时候,我已经脱去两层皮。西沙好玩吗?好玩,就是身体受不了,正所谓: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 管理员微信
  • 文昌南油微信
  • 管理员微信
  • 中国海钓网微信公众平台
  • 管理员微信
  • 管理员微信
  • 文昌南油微信
  • 管理员微信
  • 中国海钓网微信公众平台
  • 管理员微信
  • 中国海钓网销售中心
  • 顺风海钓俱乐部
  • 招商
  • 翡星瑙号
发表于 2008-4-20 13: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4-20 14: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海钓网 www.haidiao.com 最专业的海钓平台 | 域名就是[海钓]的拼音[HaiDiao]
为何没有PP ?????
$ d) Q6 s1 u. p& [8 t) {  P2 W/ O$ z. }) y7 r$ X
不要藏着啊。。。。。。。
发表于 2008-4-20 21: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4-21 07: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采.....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6-15 02: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太有才了
发表于 2008-6-29 11: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6-29 13: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版“鲁宾逊”?/:bai/yan
发表于 2016-1-12 10: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来看看,多多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6-1-19 15: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能配上图片就更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商务合作请联系:MSN:www#haidiao.com(请把#换为@) QQ:216190(加前请说明身份)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一切文章】 【中国海钓网的生日是:2007年6月19日】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中国海钓网 ( 沪ICP备13048070号  

GMT+8, 2018-1-18 04:10 , Processed in 0.479496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